相声里面那些奇怪词儿

author
0 minutes, 11 seconds Read

直播,这首曲子直播,让直播

这是一个相声笑话。 说相声叫作作品。 一段相声就是“一部作品”,片子是一个量词。

活亮活

功劳之多,阿谀奉承之意。 别小看这个彭轲。 彭轲做事时掌舵,讲究“不把行李扔在地上”。 通常由资深艺术家为新手测量作品并帮助他们掌握尺寸。 旧社会的茶馆里,老相声艺人常常坐在太师椅上,在桌子后面测量自己的作品。 新演员一一上台逗弄,老先生一一抱着,在台上丈量一下午。

倪凤儿

集体相声中也有阿谀奉承、调​​侃的,还有一个叫“二阶”的角色,穿插调侃、传递笑料,比如在《锦衣华》中扮演正直的中间人。 两段相声转换期间,也有演员上台继续前段相声的担子,也叫尼采儿。 例如,在谈论《为家赞》时,最后对男主角父亲戴表的描述是“金壳银壳戴欧米茄……他左手拿着音乐盒,右手拿着一个大钟……”:“这是我爸爸戴的手表?” 搞笑:“这是为了搬家表店。” 行李响了,观众哈哈大笑,演员正要下场,突然另一个演员上台,戴着很多手表,手里拿着一个钟表,说:“我要搬一家钟表店”(相当于抄一个) )观众继续笑。 这也被称为“冈凯尔”。

台上无大小,台下有规矩

为了逗乐观众,相声演员可以在舞台上肆无忌惮地开玩笑,拿演员的家庭和父母开玩笑,扰乱辈分进行讽刺; 但在台下,师生关系和礼貌规则必须非常严格,台上的人不可以继续开玩笑。 通常在旧社会的戏班子里,如果表演者因演出(如结婚典礼)需要致谢父母去世,班长还必须给演员一个特殊的红包,以示礼节和酬谢。祝你好运。

担子放平、垫子稳、担子闷、担子三翻四抖

包袱就是笑话,或者说笑话的组织方式。 马季在《相声艺术杂谈》中把整理包袱的方法分为二十二类:翻来覆去、先表扬后批评、人物语言、违反常规、错误情境、神秘化、词义错觉、荒诞夸张、自相矛盾、巧妙论证、逻辑混乱、混乱、使用同音异义词、阿谀奉承、误解曲解、误用词语、引申、强修辞、歪唱、俏皮话、使用象形文字、以及故意的自嘲。 这些技术通常是交错和混合的。 把行李拿出来叫“抖行李”。 在甩掉包袱之前,需要埋下伏笔,吸引观众的注意力,引发悬念。 这称为奠定基础。 只有铺垫扎实,才能充分发挥包袱笑话的幽默感。 三转四抖,意味着节目中不断穿插一个笑话,让幽默得以延续。 通常相声可以分为几个“段”,每个段就是一个“翻身”。 一旦包袱抖出来,观众笑了,那就是“响亮的包袱”,否则就是“无聊的包袱”。

填充工业

相声艺术家自己创作的经典笑话被其他艺术家广泛学习并跟进,就是为相声“填补产业”,为后人“留下粮食”。

立即挂断电话

根据现场环境即兴表演、临时修改表演称为“挂”或“挂”,通常通过与观众席上的互动来进行。 砸挂是吊挂的一种,通常是指将之前表演的演员和包袱再次进行延伸和讽刺。

折口十三路

折口是汉字的韵母。十三大规则包括:江阳-昂延前-安一期-i怀来-艾姑苏-u阿什皮尔-ui、ei中东-ong、eng、ing尼谢-ie尤丘-欧法华- a 波索 – o 任辰 – 恩瑶瑶 – ao 还有一句话可以概括——“小美人羞涩出屋,坐东、西、北、南”。 还有两个小差别:萧炎芊儿和萧忍尘儿

复制一份

任何一个相声演员在台词中说“爸爸”“爸爸”“爸爸”“叔叔”时,其他演员都可以说“唉”,这被认为是“抄袭”。

棠子

长长的台词通常考验相声演员的语言能力。 比较著名的关口作品有《报菜名(菜单)》、《八扇屏》、《白宫会议》、《赞居》、《地理地图》等。 旅行就是关口,同时快板里关口的大段路段也可以具体称为旅行。 比如,蜀来宝有著名的《唱街八家》,唱的是豆腐店、理发店、铁匠铺等旧时代的小生意。

倒口倒口 胆怯口乞口

模仿外国口音,尤其是乡下人的口音。 通常相声演员都会模仿河北、山东、山西、河南等地方的方言。 当然,他们也用方言唱戏,比如《山东二黄》、《四省学》等,被称为倒话、胆怯话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 —–

柳儿 柳儿活着给柳儿开门

学唱京剧二黄、大鼓、地方戏等民间艺术形式统称为“六儿”、“六儿作品”,又分为“唱六儿”和“打六儿”。 《开门六儿》又名《店生意》,是相声节目中的第一唱。 一般来说,几个人一起唱(也有独唱,但不像众人唱的那样响亮有力)。)相声开始时,先有一个恭维的人念歌词,然后是几个搞笑的人唱《开门见柳》。 例如,“法丝兮”可以用作开门器。 建议你听刘宝瑞、侯宝林、郭启儒、郭全宝的版本; 德云社领导的郭德纲演唱的《法丝戏》都有河北梆子的味道,真是不伦不类。 。

Lào Dì 下地

在露天表演的称为“来地”,凡是在茶馆剧场进行的杂耍表演也可称为“来地”。 除非穿插在京剧中,在正规剧场演出,否则称为“上地”。

爨迪

底有两层含义:相声的最后一个负担可以称为“底”; 表演中的最后一个演员也可以称为“底层”或“救底层”。 一场演出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,从下午四五点到晚上十点。 只有那些非常有名的演员才有资格“救底层”。 能救底层的演员被称为“Dǐ Juér”

刨削

提前告诉观众笑话中的“底”,使笑话无效,这叫“挖出来”或“挖出底”。 这是旧社会演员之间的一种不公平竞争。 现在的表演也有“挖”,当然挖底的大部分是观众。

圆粘元年儿

相声艺人用来吸引观众的行话是“元年儿”、“乱年儿”,这是艺人每次到一个地方必须掌握的最基本技能。 “圈”是“聚集”的意思,“粘”(又叫粘性)就是“观众”。 “练地”先是“圆粘”,有观众后再表演。

彩绘盆花绰朵尔

相声艺人左手拿着一个白色的沙布袋,右手从布袋里抓起一把沙子,以拿着沙子的手为漏斗,将沙子倒下来,形成人物。 一般先用沙子在地上画一个圆圈。 艺术家站在圈内,观众站在圈外,从而划定了艺术家的表演区域。 这就是“画壶”。 在白沙上写的字叫“卜多儿”。 ”

拿起一根大棍子

旧社会的北京天桥、天津三五,趴在地上的艺人也用临时的戏台或用芦席围起来的小茶馆。 每当中午11点30分,很多观众都要回家吃饭,这就是“饭点时间”。 为了留住观众,相声艺人此时会表演类似评书的单口相声(其他演员都去吃饭了)。 这种单口喜剧的篇幅很长,而且有情节,可以留住一些观众。 下午1点左右,单口喜剧结束,然后观众去吃饭。 这时,刚刚去吃饭的观众也回来了。 这就是相声场维持收入的方式。 利用长篇单口相声的表演来留住去吃饭的观众,这种方式被称为“煮大棒”。 刘宝瑞的单口喜剧,往往长达一个多小时,其实就是大棒子的产物。

锻造

A调侃B,下一个笑话B调侃A,然后互相调侃,持续下去就叫打铁。 打铁就是演员少的时候,还可以表演很多相声,给观众带来新鲜感。

鞭屁股

在春节里是“打”的意思,在相声里是“打”的意思,就是在台上用扇子打人,逗人发笑。 比如《吐莲》、《吴训图》、《拉央影业》

垫字葫芦柄 Piáo Bàr

上一期节目结束后,为了承前启后,下一期节目的演员通常要经过一些准备,卸掉上一期节目的包袱,然后向观众介绍“现实生活” 。 “勺柄”。 当一个笑话已经为观众所熟悉时,有经验的观众其实听的是“铺垫”和“揭秘”,“真实生活”才是其次的。 这就是所谓“百听不厌的曲艺”。

一个头脑沉重的婆婆

搞笑的演员台词较多,所以以搞笑为主的节目被称为《一头低下》。 事实上,《一头低下》节目对搞笑演员的要求非常高,必须全神贯注,否则搞笑包袱可能会“掉地上”。 一定要抓紧了才有效。 比如《八扇屏》,相声台词一样,互相调侃,就是“子木鸡”,比如《春联》、《绕口令》

白枝口联盟派名引进、保护、代表

在旧社会,艺术家的家庭观念非常严重。 他们认为,自己的这碗饭“是祖先留给子孙的,外人不许吃”。 所以,要想以演艺为生,必须先进这门,然后才能学艺。 学徒是唯一的入门途径,成为艺术家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。 首先,徒弟除了师父(正式向自己传授技艺的人)外,还有三个师父:介绍人(介绍人)、包人(担保人)、代人(当师父时为其他弟子传授技艺的人)。不在)。 这三位大师不一定都是说相声的人,可以是说书的人、唱单弦的人、做杂技的人等等,但一定是和大师同一辈的人。 师父同意收徒后,弟子首先要写帖,也叫帖,是建立师徒关系的文件。 领带可分为红柱和白柱两种。 红岗大多是一路带美术老师或者家庭比较富裕,自己包吃住,只是学习技能的。 写上“×××经×××介绍拜××为师……”等; 家境贫寒,自幼当学徒,只能在师傅家里吃住的,应在空白处写上这样的字:“×××学徒”,在当年“其实相当于立下证书后,选个好日子,举行盛大的拜师仪式,这一天要举行宴会,行话里叫“摆枝”,四大家族的名人会请评书、唱莲、杂耍、练功,为证。先祭奠学术界的先祖,相传是东方朔,也有说是属于东方朔的。周庄。放上牌位,然后供上师父名位,名师前辈都会烧香。一旁,弟子们开始给祖师、印、宝、戴、本三拜分别给徒弟一个红包,里面装了一些钱,作为见面礼,这个仪式就算结束了。 正式的学徒期称为“白芝”,非正式的学徒期称为“扣梦”或“子明”。 只要师父认了弟子,就叫“扣梦”,相当于婚前同居。

吃栗子

背诵长篇文章时出错,称为吃栗子。 表演时,如果言语不清、唾沫横飞、言语松散,都可以视为作弊。

钻锅

这个词出自京剧舞台。 当演员忘词时,为了继续表演,他们完全放弃台词,进行即兴表演,以弥补表演中的错误。 这就是所谓的“钻锅”。

天津有一个词叫“娟尼歪妮”,意思是不好,“柠了”就是整个相声笑话因为各种原因无法继续,演员不得不结束(​​忘记台词、不当)协调和其他性能错误)。

“呃~~~~~~~~~~~~~~~”

天津人有泡热水澡、泡脚的习惯。 每当他们在温泉池里感到舒服的时候,就会大喊“啊~~~~~~~~~”; 它已经成为观众和演员之间沟通的一种文化。 观众大喊“哎~~~~~~~~~~~”,说明相声很美,让观众舒服。

贤浩

这个发音“朗朗上口”念白,也就是京剧中的“剪团子”。 相声中,鹤的发音是“háo”。 如《黄鹤浩楼》中的“琉璃鼠、琉璃猫、瓷公鸡、铁鹤浩”和相声《八吉祥》中的“鹤浩问鹿仙”

格沃

天津人经常使用的一个术语,实际上是指鸡蛋等家禽在运输或储存过程中因压力而受损,蛋壳不完整的情况。 现在还在卖,很便宜。

Similar Posts